孟德尔梦豌豆

寰厨NO.1 吃粮为主产出约零 我太渣了
BG only
婉拒梦女子
日常碎碎念
基本不加tag的自娱自乐

早晨六点
被风雨声惊醒
这种感觉其实还挺曼妙
躺在床上
有一种诺亚方舟里风雨飘摇的感觉
风声雨声,阳光和楼下幼儿园孩子们的叽叽喳喳
都是我宁愿被吵醒的因素
相比较
一秒钟不差的闹铃
还是这些更可爱

吉光片羽

①knights和杏的海滩露营,Leo在沙滩上画了歪歪扭扭的乐谱,被忙着搬东西的杏踩乱了好几个小节
“月咏前辈,真的非常抱歉!”杏低头看着脚下的字迹,懊恼地自责。
『变成了前辈乐章里的不和谐音了呢……』
“呜哈哈哈,小杏不用担心哦!作曲家不会因为一点点小插曲就停下妄想的脚步的!哈哈哈哈不如说小杏是这个乐章的华彩部分哦!精彩精彩!”
『诶?』
抬起头,杏对上的是他无比认真的眼神。
“小杏是我的灵感之源,所以不用担心,女王大人永远都是我灵感王国最重要的一部分哦!
唔……小杏急急忙忙地抱着资料跑过走廊的时候,想到了乐章的快板;每一次小杏笑着对我说前辈找到你了的时候,都是很舒缓很温柔的音调哦?”
Leo拍拍手从沙滩上跳起来,抓住了杏的手,他的手心还留有潮湿的细微的沙子的触感,却是那么温暖有力。
“杏小姐,现在是波尔卡的时间了,愿意和我来一支圆舞曲吗?”

我喜欢读图书馆借来的书
读之前留下的阅读的痕迹
一本厚厚的专业书籍
之前的同学会用铅笔画下来所有的重点
还有心虚的问号
发现居然和我的疑点一模一样
哎呀哎呀两个笨蛋

或者是乙一的文库本
我喜欢的句子底下有画上去又擦掉的波浪线
你也觉得喜欢对吧
那我就
当你是我的好朋友好啦!

杨德昌电影台词


我要去告诉别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给别人看他们看不到的东西
婆婆
我好想你

我还记得
那是一个充满了希望的清晨
我是在清新的空气里
真的是第一次能够了解那种
清淡的幸福
第一次能够了解青色叶子的清香

我好像听到鸟叫的声音
世界似乎又在我身边苏醒过来
我渴望再重新认识
我周围的一切

——从来没看你写得这么痛苦过
——想重新写过
——放轻松嘛。写个小说怎么会变成那么要命的事呢?

——了不起的女高音
——我看你很懂音乐
——我小时候,家里很贫穷。音乐让我相信人生会是美好的
——以前我爸爸每天都在听音乐,我很讨厌他听的音乐
——所以呢?
——十五岁的时候,我初恋了。突然之间,所有那些音乐我都听懂了。后来她离开了我,音乐却留了下来

你少跟我废话了
你哪里懂啊
还在那边乱做梦
如果真跟你想的那样
你哪里会需要那些爱情浪漫故事
来骗你自己啊!

你连自己要什么都不知道
你还怪我
闹什么闹
你怎么搞得
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嘛

我以前只是没有意见
不是和你有默契
我发现你这个人
实在太自私了

我就跟这个世界一样
这个世界是不会变的

你没有出息呀你
不要脸
没有出息啊

我只想问你,你快乐吗
你先告诉我,什么叫做快乐

你是不是想到了一些伤心的事啊
能不能告诉我呢

——他好像没听到
——大概是不想回答

你看这些房子
我越来越分不清它们了
是我设计的,不是我设计的
看起来都一样
有我,没有我
好像越来越不重要了

——你这样不够意思啊
你装装有什么关系呢?
——哦,诚意可以装,老实可以装,交朋友可以装,做生意也可以装,那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东西是真的?

没有问题的啦,睡一觉太阳出来就好了

我干你娘,有个屁用啊!

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了

via@  饭否兄 的剪辑
我喜欢杨德昌导演
tbc

今天晚上在湖边骑车
迎面骑过来一个白衣红裙的姑娘
马上要下大雨
黑云滚滚,风刮得路旁的树哗啦哗啦的响
她一手扶车把一手压住裙子
裙摆在飘动
从压抑、风雨欲来的天幕之下不紧不慢地骑过来
昏暗的色调里
一种格格不入的美丽

“对不起,我不会再……这样了”
“……”
说出这句话比想象中更加容易,两人之间大段大段的沉默中,杏漫无边际地想着。
没有痛苦,心脏的搏动依然有力而规律,那些缠绵悱恻的小说里,心如刀绞、难以呼吸的经典桥段,仿佛只是少女心泛滥的烂俗情节。
又或者,已经痛到麻木了呢?
咖啡店的音乐轻柔而甜美,充斥着情人节玫瑰色的恋爱气氛。
但此时此刻坐在这里的两个人,是恋人都算不上的尴尬关系。
凛月依旧默不作声,他微微低着头,柔顺的黑色发丝垂落下来遮住了眼睛,从杏的角度看过去,只有抿紧的嘴角,那是不再如往常轻松适意的表情。
等待凛月的回应已经成为了杏的习惯。
恍惚间又回到了二年级的黑白对决时,训练间隙的凛月躺在她身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小声抱怨着没有枕头,杏犹豫着拍拍膝盖,说凛月君,要不要试一试膝枕?那时凛月只是直起身子,懒洋洋地望着她微笑,红色的瞳孔里意味不明。
漫长的等待让杏越发紧张,在凛月慢悠悠逡巡的目光里,自己的小心思仿佛无所遁形。裙角被用力到泛白的指尖抓出了褶皱,终于她勇气告罄,想要岔开这个尴尬话题时,凛月把头枕在了她的膝上,对她露出了小小的得逞笑容。
“小~杏~的膝枕很舒服呢。”
总是这样,和凛月的相处像是一场没有休止的探戈,杏向前靠近,凛月就转头退避;她萌生退意,他又握住她的手让她难以离开。若即若离间,又紧紧攫取住她的心。
他是人心的交际场上最优秀的舞者,踏着漫不经心的舞步,看着杏围绕着他旋转起舞。而她明明被左右牵制,却也甘之如饴。
这样小心翼翼的心情,是从何时开始的业已不可考量,然而从梦之咲的转校生到knights的制作人,蔓延了她整个青春的单恋,似乎要在今天画上最后的句点。
桌上的咖啡被店员勾勒出漂亮的心形拉花,杏用勺子轻轻搅动了一下,奶泡便被力量所左右,四散开来,留下支离破碎的图案。
就像他们的关系,亲密的组合制作人和昔日同窗之间的“友谊”,像是美丽而轻忽的泡沫,脆弱得不堪一击。
身体某处隐隐传来不可言说的不适感,颈侧肘弯处啮咬的痕迹都在反复提醒着杏昨晚的荒唐。


tbc
然后考试周我就没有继续写哼哼哼

被无辜卷入命案的杏与警官泉总(or knights?)

炎热,烦躁。
杏第五次拨开黏在脖颈上的头发,微眯起眼睛看着路口缓缓驶来的长途客车,松了一口气。
明天的拍摄地点选在了郊区的农场,田园风是今年圈内的大热,然而在三十六摄氏度高温下提前踩点,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差事。
也是会落到她这个新人头上的差事。
客车上的乘客比想象中的多,好不容易挪到前排仅剩的空位,邻座一位浑身散发着“别坐过来”气息的女人立即狠瞪了杏几眼。这位女士下巴上的肉足足堆了三层,一个人几乎瘫在了两个座位上。尽管坐着尴尬,杏掂量着回程不短的距离,还是决定无视她不善的目光。
不高兴女士似乎依旧为杏占据了她旁边的位置耿耿于怀,她嘟嘟囔囔地在坤包里翻来翻去,手的动作幅度之大几乎要戳到杏的身体,一边呼哧呼哧地喘息着,竟然神似她刚才在农场里见到的某种动物。杏忍住笑意移开目光,欣赏起了窗外的乡间风景。
公路两旁是延展开的整齐麦田,远处的地平线上零星有几户农舍,开阔的景色让人心情愉快,最最万幸的是,身旁的女士也安静下来,别过头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平静安谧的下午,坐在平稳前行的汽车上,困倦像潮水一样朝杏涌来。

她是被尖叫声吵醒的。


嘟噜噜噜~
又是一个小片段

他收走了房间里一切尖锐的东西。水果刀,针线盒,甚至没有削过的铅笔。
他把家具所有边边角角的尖锐都仔细包好。
她躺在床上,他坐在床边。
太阳从屋子的防护栏里透射进来,落在她的眼睫之上。
『太阳出来了,我把窗帘拉起来好吗?』
他的手抚过她的头发,为她挡住了刺目的阳光。
没有回答。
仿佛在内心得到了回应,他了然的点头,轻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转身下床。
蓝色的薄纱让屋内的光线变得朦胧柔和,床上的人从白日梦里惊醒过来,机械地转头望向他。
『为……什么?』
她听到了男人的叹息,亲爱的,你只是最近有点累了,多休息一段时间就能好起来。
『为什么?』
唔,你说房间布置换了吗?哈哈,之前没有发现,其实我们的卧室面朝大海,和蓝色最相配对不对?原来你最喜欢蓝色啊,开心吗?
『为什么!』
床上的人想要挣扎着起身,却因为脱力直起来身体一半就颓然地倒了下去,狼狈地靠在他的怀里。
为什么啊!给我一把刀,不,绳子、一根绳子,把该死的栏杆拆掉,你凭什么啊!放开我!变态!你没资格决定我!滚开!我——
『我·想·死』
她从喃喃低语到歇斯底里,手臂从他的怀里努力伸开,五指屈伸仿佛在抓挠着渴求什么,又被怀抱着她的男人握住,她感受到身后的人身体的颤抖,有冰凉的液体从他微低的头上掉落下来。
她听见他低声请求,声音嘶哑扭曲,仿佛把烙铁烙在了他的喉咙上,一字一句都是痛苦。
他说什么?『求求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是什么?
爱我是什么?是她等了太久太久直到无望的告白吗?还是这个演技精湛到营业模式无缝切换的男人的新的——
『谎话。你说谎。』
她笃定地微笑着,居然有了兴致反手回抱住他,一遍又一遍重复,『你在说谎,亲爱的。』

天知道这个是我存给谁的囚禁play
日常发毒(1/1)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前辈你一直都是个无神论者,去年这个时候我们一起放学回家,莫名提到死亡的时候,你就是这么说的。
“嘛,所谓肉体死亡精神永存的想法,完全就是懦弱者的自我逃避吧?别把我和这种人混为一谈啊。”
我记得那个时候你的表情,自信与傲慢都写在脸上,毕竟像前辈这样的崇尚实际的努力家,自然是厌烦这样虚无缥缈的空想主义的。
“话说回来,杏,这么多愁善感可不像你,啊虽然麻烦,哥哥听一听你的烦恼也是可以的哦?”
哪里有什么烦恼呢?普通的女高中生,是奢谈生离死别都显得故作深沉的年纪,我岔开话题说是新的梦幻祭企划,有宗教色彩就想多了些。
你似乎不放心地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头顶就感受到了轻柔的触感,与此同时,耳边听到了完全不温柔的话语。
“别皱着眉头啊,本来就不好看这样一副下一秒我就会倒下去死掉的表情做什么啊?让人超火大的哦?”

天地良心,我当时的确不是这么想的。
后来过了很久我才发现,这种虚无的精神永存论实际上非常合理。就像现在的我一样,明明做着一模一样的制作人的工作,平常的上课、吃饭、企划、一个人回家,却总是能感觉到前辈你还在我的身边。
超级奇怪的吧?
如果你还在就好了,那样的话我就能驳倒你,说前辈你错了,即使一个人死了,活着的,依然思念着他的人,还是能在各种各样的情况下感受到他哦。
放学后的摄影棚,新的时尚杂志,甚至放着营养药的药店橱窗,都让人想起你,当然大部分是恨铁不成钢地戳着我的额头,说着不客气话的样子。
那也是,只要稍稍抬起头,就能发现眼睛里笑意的,温柔的样子啊。

超级无良的毒素散发,角色死亡使我快乐!
我要被考试逼疯啦哈哈哈哈
放毒缓解压力←神经病嘛我

传一下高清ver
【スカウト予告】30日15時より期間限定キャンペーン『スカウト!ブライダル』を開始予定です!
ブライダル特集のグラビア撮影を持ちかけられた薫。経験の浅い薫は乗り気ではない様子。助っ人として泉も協力するが撮影は難航して…